景区里的摄影服务

游客们穿着一次性的雨衣,被景区的工作人员催促着,坐到小车里,然后沿着人工的滑道滑出去。坐在小车里的游客,有兴奋的高喊,也有害怕的叫喊。大家没有注意的是,隐蔽在某处的一台相机将游客的举动都给拍摄了下来。

在滑道的终点,游客们从小车里站起身走出小车的时候,立即有工作人员上前兜售相片,刚才“坐小车过滑道”的游客被景区拍摄下来了。

相片是打印机打印出来的,做了塑封,每张20元。

人人都有手机,基本不再需要别人的拍照服务了。在相机不是很普及的年代,每个景点几乎都有背着相机的摄影师在人群里兜售拍照服务。

保罗·索鲁在《老巴塔哥尼亚快车》有一段在景点找摄影师拍摄相片的段子:

我以走路散步的方式度过了一天。天气又阴又湿,光线微弱,独立广场(一八一六年,阿根廷的独立便是在图库曼宣告的)上的箱式照相机,摄影师连试了两次才拍出一张像是我的照片… …

在景点提供拍照的服务并没有完全消失,前些时候还在新闻读到过一个在景区拍照30年的摄影,工作场所固定,摄影师了解景点的每一个拍摄的地点和角度问题,这也是在拍照大普及后缺少的、相片上的软实力。在自拍上,几乎所有人的姿势和表情都是相同的,是大家的统一招式。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