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者的成就

今天的这个摄影的话题来自于一部电影《沙漠驼影》。

《沙漠驼影》改编自罗宾·戴维森所著自传体小说《轨迹》,讲述了一个年轻女人(罗宾)在四只骆驼和一条忠诚的狗的陪伴下徒步1700英里穿越澳大利亚的故事。

在影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

出发前,罗宾写信给国家地理杂志申请资助,获得批准,作为资助的条件,国家地理派记者克·斯莫兰跟随拍摄照片。

当途径一个小村庄时,克·斯莫兰偷拍了村庄的某种哀祭仪式,被村民发现。

摄影记者先行离开后,罗宾要继续行程,接下来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途径多处圣地的近路,但需要长者同行;另一条则需要绕道160英里。

因为国家地理摄影记者克·斯莫兰拍摄秘密仪式的行为被村民怪罪在罗宾身上,所以没有长者陪同走近路(就在罗宾绕道启程后遇到长者埃迪才得以从近道通行)。

(《沙漠驼影》是一部很有味道的旅行题材的电影,在此推荐给喜欢荒野、旅行、徒步等的读者)

在这里,我们讨论一下克·斯莫兰的摄影。

在罗宾出发时,克·斯莫兰便对其进行各个角度的拍摄,从罗宾的脸上也能看出来。

作为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记者,克·斯莫兰的确是有拍摄的任务在身。从拍摄的内容来说,作为杂志的摄影记者任务便是拍摄有看点的照片,“有看点”也包括外人看不到的场景。

从杂志社的角度,克·斯莫兰是一个敬业的记者,与之相反的是,村庄里的秘密仪式并不想让外人看到。

拍摄者与被拍摄者在这里成为拍摄事件的矛盾冲突。电影从情节上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可能会厌恶记者的拍摄行为;假如,我们只是一个杂志的读者,在纸页上看到那些照片时,会去考虑这些照片时怎么拍摄的吗?

我的摄影主题微信公众号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