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现代新闻摄影之父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ON,1908-2004)法国人,世界著名的人文摄影家,决定性瞬间理论的创立者与实践者。被誉为”现代新闻摄影之父”。

1922年至1928年,卡蒂埃·布列松在中学学习期间开始学习摄影,并结识了一些摄影家,为他们的作品所倾倒,从此产生了献身摄影艺术的信念。布列松真正从事摄影活动是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

1931年,22岁的布列松去了一趟非洲象牙海岸,在那里买了一架相机进行拍摄。一年以后,当他正要回国时,才发现镜头已经发霉,所拍照片全部报废。后来他买了一台徕卡相机,从此这架相机成了他一生的旅伴。

他于1947年同别人合伙建立了世界最具影响力、受到广泛尊敬的马格南图片社,马格南图片社分别在美国纽约 和巴黎建立了总部,该图片社的图片大量刊载在美国主要的图片杂志《生活》以及《时代》、《新闻周刊》、《纽约时报》等。

艺术是想象的产物,很多艺术形式都运用了想象的手法,如音乐、舞蹈、绘画、雕塑等,都可以看到艺术家丰富的想象力。莎士比亚笔下的忒修斯认为:“真正艺术(所谓真正的艺术,就是人的感官能够真实感知的艺术作品)的精妙之处莫过于那些如影子般隐约可见的部分,最不济的作品也能被想象所修饰。”有些摄影家也运用想象去塑造摄影作品,比较典型的是有“艺术摄影之父”美誉的摄影师奥斯卡•古斯塔夫•雷兰德。雷兰德的摄影作品并非一次性拍摄完成,他运用了导演、摆布、拼贴的手法来完成他对审美意象的视觉呈现。然而,布列松的作品与雷兰德不同,布列松是在不干涉被摄体的情况下,对客观存在的忠实记录。那布列松的照片里是不是就不存在想象了呢?虽然布列松在摄影里并没有对被摄体进行干预或改变,但是他改变了对事物的观看方式,以及通过角度与拍摄时机变化了组成画面各元素间的结构关系,布列松是把对美的认识和审美理想与对客观现实的观察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布列松曾说:“当你拍照时,会出现一种稍纵即逝的启发想象力的片段。你的双眼必须能够看到这种构成,或者生活自身赋予你的词句。按快门时,你必须懂得依靠直觉,这就是摄影的创造性瞬间。”从这个角度来看,布列松的摄影作品不是简单的本能反应与快速抓拍,而是带有强烈的主观审美色彩,这也是布列松的摄影区别于其他记录类摄影师的地方。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应该被看做是一位运用相机这种工具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他之所以从绘画走入摄影领域,基于他对摄影的特性的深刻认识,他的艺术认知在摄影这种媒介上很好地释放了出来,同时,摄影也是当时最具时代特色的工具。布列松对于摄影有着清醒的认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从而简化一切为这种需要性服务。他的照片已经超越了传统上的记录性的摄影,进入了艺术的表现领域,照片里体现了艺术家追求的纯粹的美。对于别人来说,布列松的照片给人的感觉是应该这样、应该那样的条条框框,但是对于布列松本人来说,这种摄影的形式最恰当地体现了布列松对世界的回应。

他的作品集《决定性瞬间》成为无数摄影爱好者的教科书,”决定性瞬间”摄影理念也为广大同行接受和效仿。在《决定性瞬间》一书中,布列松认为,世界凡事都有其决定性瞬间,他决定以决定性瞬间的摄影风格捕捉平凡人生的瞬间,用极短的时间抓住事物的表象和内涵,并使其成为永恒。他直言“经过加工或导演的照片,我没有兴趣……相机是素描本,直觉与自发性反应的工具,是我对疑问与决定同时发生的瞬间驾驭。为了赋予影像意义,摄影者必须感觉得到自己有涉入取景器中获取事物……摄影者需凭借极为精简的方法才能达到表现上的单纯……必须永远秉持对被摄者与对自己的最大尊重!”正如美国华盛顿科克林艺术画廊主任菲利普·布鲁克曼指出的:“他不但改变了摄影,而且改变了我们通过照片观看世界的方式。”在布列松之前,摄影更多的是作为一门技术在发展,而布列松使摄影艺术成为自觉。任何大师都是可以被超越的,但有些人是永远无法被忽略的,布列松便是其一,甚至有些流派是通过批判他而形成的。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