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摄影的自由

《艺术的故事》初篇《导论》里,作者在分析人们为什么喜欢一幅画时写了这么一段话:

今天,我们的博物馆和美术馆陈列的绘画和雕像当初大都不是有意作为艺术来展出的,它们是为特定的场合和特定的目的而创作,当艺术家着手工作时,那些条件都在他的考虑之中。

摄影,特别是商业的摄影是要为某个机构或者个人服务的,摄影师要在满足客户需求的情况下去进行拍摄。在一些摄影的论坛里,常看到有些摄影师抱怨客户的指手画脚。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满足某些需求的摄影作品如“命题作文”,在一定的要求下去创作作品。

只要是作品,展示出来后总要受到大家的评判,无论评判者是否具有摄影的技能或者欣赏的能力。即便是摄影师为自己拍摄的作品,总会要满足一定条件的,这个条件是自己设定的。

说白了,摄影并没有完全的自由,无非摄影的要求,有的是外人提出的,有的是自己提出的。

多数摄影师将自由理解为是不是发自内心,不将满足自我的条件当作限制,有点自我修行的味道。摄影的作品如文章一样,要表达作者的意图。用摄影表达作者意图,就要有表现的本领,如绘画,想要表现出作品,要学会绘画的技能。在《艺术的故事》里,导论里谈到画家卡拉瓦乔给罗马一座教堂的祭坛画圣马太的例子。第一幅[1]是卡拉瓦乔遵循自己的理解,将马太画成了秃顶、赤着泥脚、笨拙的拿着本子的年迈的贫苦小税务员形象,人们却觉得画像对圣徒有失敬意。卡拉瓦乔不得已画了第二幅[2],遵从人们对于天使和圣徒外表的传统要求。但从化作的品质来说,两幅画都是佳作。

有了绘画的技能,无论是遵循谁的意愿,都会有上乘之作。

修炼摄影技能,是拍摄摄影作品的基础,这里的摄影技能是操作拍摄器材的能力和加工相片构成元素的能力。

2 Comments

回复 小布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