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书籍中介绍的拍摄环境问题

 

在讨论摄影的问题时,我们往往谈论一张相片是怎么从相机出来的,或者是相片的美学方面的知识,大家却很少去研究一张相片是在什么情况下拍摄的。下面的这部分文字是摘自《老巴塔哥尼亚快车》,在进行火车之旅时,作者在书中记述了关于拍摄的文字:

“明明是个晴天,但这里还真暗。”

“那是因为我们在山谷里。”

对话,以索恩伯利的方式,在我们滑过这些矮胖山峦的尾部时,继续喧扰地进行着。

“看,又来了印第安人。”

有两个,戴着红色宽檐帽,穿着披肩。一个正把一头骆马从田里拉出来,另一个也许是投游客所好,正夸张地从一纺锤的羊毛原料中抽出纱线来,在手指间搓捻。

“伯特,那个你有没有拍到照片?”艾维拉说。

“等一下。”

伯特拿出相机,给那两个印第安人拍了张照片。一个叫方登的人看着他,伯特注意到了,便说:“全新的佳能,刚在市场买的。”

这里并没有交代这个叫伯特的游客具体一点的身份是什么,也许伯特拍摄的相片会以游记的形式出现在某一本书里。从书里,我们能读到的是艾维拉提醒伯特用新买的佳能相机拍下了两个印第安人。

在一些教授摄影的书籍里,作者不仅会告诉你摄影的一些技巧,还会顺带着介绍一些自己的作品,和这些作品是何种情况下拍摄的,这些详细介绍的摄影对于我们学习摄影有很大的帮助。下面的这个例子来自于《街头摄影——镜头背后的视觉创意》([法] 瓦莱丽• 贾丁 Valerie Jardin 范筱苑译),在书中作者拍摄一幅相片《教授与我的晨间咖啡》(Fujifilm 18.5mm ISO 1250 f/5.6 1/60),相片的拍摄情景是这样的:

我正在享受美食的盛宴,同时在手机上收发电子邮件,这时我注意到几张桌子以外的一位绅士,他看起来像是在批改文章。这在索邦大学的核心区域内是一个相当常见的景象。我立即被吸引了。他使用了一个标志性的四色比克笔,我和其他在法国当过学生的人都用过。我还记得绿色从来没有太多用处… …作为一个典型的法国人,他一手拿着一支笔,另一手夹一支香烟。我笑了,因为这简直是典型的法国人,看起来几乎是假的画面。最重要的是,他背后的广告还增添一丝幽默。

当时我正在使用富士相机X70.这是一个很小的相机,看起来很像傻瓜相机,有着翻转屏幕和18.5毫米定焦镜头,我决定创作一幅具备创意的画面,能更好地讲述我的故事。我把相机放在桌子上,在前景处放置了一杯咖啡,而旁边就是教授。这张相片瞬间让我回到那个特别的日子。它讲述了我晨间例行公事——这个场景大多数人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甚至不会加以留意,但是因为我现在住得遥远,所以倍加思念。

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1913年10月22日-1954年5月25日)是匈牙利裔美籍摄影记者,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战地摄影记者之一。在《失焦》(Llightly Out of Focus)里,罗伯特·卡帕描写了这样一个拍摄的环境:

子弹在我周围的水里打出一串洞,我冲向最近的障碍物。一个士兵和我同时到那儿,我们一起躲在了那后面。他撕掉步枪上的防水油布,不做太多瞄准 就对着烟雾中的海滩开始射击,而步枪的射击声给了他足够的勇气继续前进,他把那障碍留给了我。现在我的地盘空出了一英尺,我感到可以安全拍摄那些和我一样躲着的士兵。

天还很早,光纤也很昏暗,不是很适合拍出好照片,但灰色的水面和灰色的天空反衬出人们在希特勒智囊团设计的超现实主义障碍物中东躲西藏,效果非常好。

摄影有不同的职业类别,工作场所也不尽相同,《纽约时报》御用摄影师比尔·坎宁安(Bill Cunningham)骑一辆自行车、穿着蓝色的工作服,穿行于纽约街头寻找时尚元素,发现、拍摄,为《纽约时报》拍摄出无数张的作品。在环境中寻找拍摄主题是首先要学习的摄影技术,不单单是用拍摄目标。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