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阿焦的漫画创作:怀抱着老猫讲市井里的烟火故事

姑苏阿焦

一只白肚黑背的老猫躺在墙角的蒲团里,鼾声如雷,毛线圈胡乱的缠在脖子上,腿上,肚子上。

啪踏啪踏,一前一后的人字拖托着一团肥肉入到房间来,老猫眯缝着眼,头也懒得抬,斜看了一眼笼罩在眼前的这团白影,只见来人右手里摇着一把蒲扇,左手伸向后后背,使劲的挠着被蚊虫叮咬的地方。

老猫把眼一闭,腿和爪换了一个位置,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子,心想,这个姑苏阿焦,这又是看手机累了,出来伸懒腰呢,真是扰了本猫的清梦。懒阿焦啊,鼾声起,老猫又沉沉睡去。

挠完了背,阿焦捶着老腰,黑框眼镜后的那两粒眼睛四处瞅着,找那只搪瓷缸子,记得刚才倒了一缸子热水在哪里凉着,这会儿正口渴呢。

墙头的麻雀歪着脑袋,悄悄的瞧着这个油腻的男人,肥肥硕硕,如一条鼓包包的大肥虫。

咕咚咕咚,姑苏阿焦一口气喝完了缸子的水,放下缸子,抹了一把嘴,拉起短裤裤腰擦去肚子上的水。

……

在微博里遇到姑苏阿焦,关注后,时常见其用绘画更新一个肥男人和一只老猫的故事。不做作,寥寥数笔勾勒出一种生活的状态,有烟火味儿,也如老汉的烟袋锅,可供人吧唧吧唧的嘬出味儿来。任墙外风驰电掣,难扰我花鸟虫鱼的玩儿;任街上搔手媚笑,难扰我烟酒糖茶的乐儿。

墙角窗头,一只黑色的老猫陪着一团男人,倔强的享受屋檐下的阳光。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